政治經濟學論文欄目提供最新政治經濟學論文格式、政治經濟學碩士論文范文。詳情咨詢QQ:357500023

新疆35选7走势图怎么看:CPI與其影響因素的波動相干關系之政治經濟學研究--基于小波分析

論文編號:lw201910281343154129 所屬欄目:政治經濟學論文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05日 論文作者:www.51lunwen.com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 www.fvssn.com

一、引 言


1.1 研究背景與意義

經過改革開放 40 年不斷的發展,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CPI 指數(消費者價格指數)從2012 年開始一直平穩運行。CPI 指數能夠衡量中國物價的總體水平,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國經濟發展水平,CPI 指數長期以來的穩定從側面體現出中國經濟長期以來的平穩發展。物價的劇烈波動會嚴重破壞經濟,影響人民的幸福指數。比如中國分別在 1997 年和 2008 年經歷金融?;?,CPI 的兩次暴跌對當時經濟造成破壞性的影響?!拔榷ㄎ錛邸筆侵泄拇缶謎吣勘曛?,長期以來,CPI 這一指標備受國內外學者的關注。所以,本文的出發點在于研究什么因素影響 CPI 的波動,并且具體是如何影響的。

提到衡量價格總體水平的指標,人們首先想到 CPI 指數,往往忽略 PPI 指數(生產者價格指數)也可以衡量價格波動。CPI 和 PPI 作為生產鏈兩端產品的價格水平,二者之間的關系不論從理論還是實證檢驗中,均有很多學者進行研究。比如生產鏈傳遞理論和引致需求理論,分別從供給和需求的角度對 CPI 和 PPI 之間的關系進行闡述,生產鏈傳遞理論認為價格會通過產業鏈由上游初級產品傳遞到下游最終產品,所以得出 PPI 會通過產業鏈來影響 CPI。引致需求理論從需求出發,認為需求決定價格,上游初級產品的價格波動正是由于消費者對下游最終產品的需求所引起,從而 CPI 的波動會影響 PPI 的波動。實證研究中,學者們因為出發點、側重點不同,選取數據和使用模型不同,導致對 CPI 和 PPI 之間關系研究的結果也大不相同,目前尚未得出一致的結論。二者到底具有怎樣的相干性,同向變動還是反向變動,在不同頻率內,二者之間到底存在怎樣的領先滯后關系,到底領先滯后多長時間?這些問題目前還尚未明確。
實際產出衡量經濟增長,經濟增長和價格穩定均是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目標,研究二者之間的聯系同樣也是一個熱點問題。理論和實證在不斷的對二者之間的關系進行研究。傳統的貨幣數量論認為,實際產出和價格之間呈現反向變動。促進論、促退論和中性論分別認為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之間具有正相關性、負相關性、不相關的關系。而目前學者們的實證研究結論仍然具有很大的差異性,一部分學者認為二者同向變動,一部分認為反向變動,還有認為不存在顯著關系。關于誰領先誰滯后也眾說紛紜。那么,理論和實證均沒有明確經濟增長和物價之間的關系,二者之間的關系還是一個謎團。

...........................


1.2 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

1.2.1 研究思路

本文重在研究 CPI 與其影響因素的波動相干關系,下面簡單介紹本文的研究思路。

首先,本文通過理論基礎和文獻綜述來闡述變量間的基本聯系以及前人對此問題的研究現狀,總結現有研究結論,并分析使用方法的利弊,以此決定選取小波分析方法來研究 CPI與其影響因素的波動相干關系。

其次,變量的選取。本文主要研究生產者價格指數、實際產出、貨幣供應量三個影響因素與 CPI 之間的關系,選取的變量 PPI、實際工業增加值、廣義貨幣供應量,均是月度同比數據。

再次,實證分析。先利用連續小波變換分析變量各自的波動情況,在此基礎上,利用交叉小波和偏交叉小波來研究生產者價格指數、實際產出、貨幣供應量分別和 CPI 的相干關系,并且對比交叉小波和偏交叉小波的實證結果,驗證偏交叉小波的優勢。

最后,實證結果的應用。根據實證結果,得到生產者價格指數、實際產出、貨幣供應量分別和 CPI 在不同時間、不同頻率的同向反向關系、領先滯后關系以及領先滯后的時間。在得到實證研究結果的基礎上,提出相應的政策建議。
1.2.2 研究方法

本文所使用的研究方法是小波分析方法,小波分析方法能夠從時-頻域分析時間序列,文章在實證部分首先利用連續小波變換來研究變量各自在不同時間、不同頻率上的波動情況,再利用偏交叉小波分析研究變量之間的相干關系。
..........................


二、文獻綜述


2.1 生產者價格指數、產出、貨幣供應量對 CPI 的影響

生產者價格指數和消費者價格指數代表生產鏈兩端的價格水平,二者之間的關系一直是國內外研究的重點問題,學者們用不同方法以及不同的數據研究出來的結果也大不相同,以下將從研究結論分類進行梳理。

第一,部分學者認為生產者價格指數的變動會引起消費者價格指數的變動。比如國外的Silver 和 Wallace(1980)采用西蒙斯因果檢驗分析,得到了美國的 PPI 能夠引導 CPI 的變動。[1]Cushing 和 McGarvey (1990)通過 Granger 因果檢驗方法表明美國 PPI 對 CPI 的影響力要遠遠大于 CPI 對 PPI 的倒逼機制,得出 PPI 對 CPI 的單向因果關系。[2]Mahdavi 和 Zhou(1997)運用誤差修正模型,研究得出 CPI 和 PPI 具有長期協整關系,并且 PPI 可以預測 CPI。[3]Kyrtsou 和 Labys(2006)對美國 1970-2002 年的月度數據進行研究,得出 PPI 和 CPI 之間具有動態的非線性相關關系,并且 PPI 能夠作為通貨膨脹的先行指標。[4]Ghazali 和 Yee(2008)采用因果關系的方法,采取數據樣本為馬來西亞 1986-2007 年間 CPI 和 PPI 的月度數據,得出 PPI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預測 CPI 的變動。Akcay(2011)對五個歐洲國家的 CPI 和PPI 之間的關系,得到法國和芬蘭兩個國家的 PPI 對 CPI 具有單向因果關系。樊孝菊,鄭午,王成勇(2013)選取中國 1995 年 1 月到 2012 年 2 月 CPI 和 PPI 的月度數據,利用非線性 Granger因果檢驗,得到二者具有非線性動態變化關系,PPI 是 CPI 的格蘭杰原因,而 CPI 不是 PPI的格蘭杰原因,中國是成本推動型的通貨膨脹。[5]林良沛(2015)選取的樣本為 2011 年 1 月-2014 年 5 月廣州市和汕尾市 PPI 和 CPI 的月度數據,建立 VAR 模型得出廣州市和汕尾市的PPI 對 CPI 均有顯著影響,且廣州市 PPI 對 CPI 影響更為猛烈,廣州市和汕尾市的 CPI 對 PPI均不存在顯著影響。周圣鈞,郭亞妮,王路加(2018)通過建立 VAR 模型,研究世界四大經濟體 CPI 指數與 PPI 指數之間的結構關系,得出德國經濟體是成本推動為主的通貨膨脹。

第二,部分學者認為消費者價格指數是生產者價格指數變動的原因。比如國外 Colclough和 Lange(1982)的研究發現 CPI 的變化會影響 PPI 的變化。[6]Rao 和 Bukhari (2011) 利用印度 1957 年 1 月至 2009 年 2 月的月度數據,采用 Granger 因果檢驗的方法,證明了 PPI 和CPI 具有長期均衡關系,并且 CPI 是領先指標。[7]賀力平,樊綱,胡嘉妮(2008) 研究中國 CPI和 PPI 之間的關系,選取 2001 年 1 月至 2008 年 7 月的月度數據,得出消費者價格指數是生產者價格指數變動的格蘭杰原因,生產者價格指數對消費者價格指數的反應時滯為 1-3 個月。周圣鈞,郭亞妮,王路加(2018)通過建立 VAR 模型,研究世界四大經濟體 CPI 指數與 PPI指數之間的結構關系,得出日本和美國經濟體是需求拉動為主的通貨膨脹。宋楊慧子(2018)選取 2002 年月到 2017 年 6 月的數據,通過建立貝葉斯自回歸模型(BVAR)研究 CPI 和 PPI 之間的關系,研究發現 CPI 指數增長率可以有效地帶動 PPI 指數增長率,但是 PPI 指數的變動不會顯著影響 CPI 指數的變動。

..........................


2.2 將小波分析方法用于研究經濟變量間的相互關系

小波分析方法在國內外應用時間較晚,應用領域有限,主要用來研究宏觀經濟變量之間、股市之間、收益之間等的關系。通過梳理文獻可以看出,小波分析方法的優點在于將時間序列用小波分解到時間-頻率平面上,捕捉時間序列時域和頻域兩個方面的信息。

(1)國外文獻綜述

ManfredJ.M.Neumann,Claus Greiber(2004)利用小波分析,從時域和頻域兩個方面分析歐元區貨幣與通貨膨脹之間的關系,研究得出在長期,通貨膨脹與核心貨幣增長密切相關,但是高頻的貨幣增長不會顯著影響實際通貨膨脹。

Marco Gallegati 等(2006)利用小波分析研究不同尺度下,美國 1957-2004 年失業率和通貨膨脹率的關系,得出在低尺度范圍內,二者具有非線性的正相關關系,并且失業率滯后通貨膨脹 4 年左右。在其他尺度上,二者之間具有顯著的線性關系。

D. M. Nachane, Amlendu Kumar Dubey(2008)利用小波分析,從時域和頻域兩個方面研究印度的貨幣對經濟的作用,得出貨幣與產出、通貨膨脹在不同尺度上的因果關系。

Lu′?s Aguiar-Conraria, Nuno Azevedo, Maria Joana Soares(2008)利用小波分析和交叉小波分析的方法,研究得出在 20 世紀 60 年代,美國產出和通貨膨脹的波動性在所有頻率上都有所下降(而不是通常所說的在 1980 年代),但在 20 世紀 70 年代(特別是在商業周期頻率上)暫時恢復,解釋其原因可能是石油價格的沖擊,美國經濟出現“大緩和”現象。同時得出在 70 年代和 80 年代,在商業周期頻率下,通貨膨脹和利率正相關且通貨膨脹率處于領先地位,從長期來看(時間尺度為 12-20 年),相位

1